丝瓜视频ios下载最新网

慕煜行沉下脸,扬了扬下颚,很快就有两个保镖过来,“我送不方便,放心,他们会保护的。”

话落,慕煜行很快转身。

陆莞看着他冷漠的背影,握紧了拳头,眼底的不甘浮现。

温静此刻的心情经历了起起落落,看见慕煜行推开了陆莞的手离开,她紧绷的心情才缓解。

樱唇不由地露出笑容,唔,看来这位陆莞小姐很依赖慕煜行。

不然刚才也不会一直抓着他不放。

想到这大晚上的陆莞给慕煜行打电话让他出来,看来不是为了公事。

温静又有点不是滋味了。

走出门口,她本是要打车回去的,却见慕煜行倚在那辆黑色迈巴赫旁边,双手插着口袋,黑眸微微眯着,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他怎么一副在等人的样子……

该不会是等她吧?

温静皱了皱眉,却见慕煜行已经往她这边走来。

紫藤花架下的长裙森系美女

“怎么在等我?”温静还有些生气,下意识地远离他。

可没有成功,慕煜行长臂一拽就把她揽在了怀里。

他贴着她的额头,嗓音低沉亲昵,“那边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整个酒店大堂。”

慕煜行指了指酒店里西边的一道落地窗。

温静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还真是……所以他知道她一直站在柱子后面了……

温静有些窘迫地低下脑袋,可是……她也不是有意要躲着的。

理直气壮地抬起头,温静不由地质问,“所以大半夜地出来,就是为了开解陆莞哦?”

慕煜行皱了皱眉,掌心贴着她微凉的脸蛋,“陆莞被她的小叔纠缠,我没有开解她,只是送她回来。”

“哦。”温静淡淡地应着。

“以后出来让司机送,不准自己打车。”慕煜行沉声道。

温静咬了咬唇,她这不是不想大晚上的麻烦司机吗……

自从搬到慕家湾后,她的出入就自由多了,没有一出去就有司机等着,她倒是更喜欢这样。

而且,她最近也琢磨着自己买辆车,这样就更方便了。

见温静没答应,慕煜行的脸色更沉,捏着她的下巴,她一副哀怨的小表情。

“还生气?”

“有吗?”

“有,慕太太,在吃醋。”慕煜行肯定地道。

温静嘴角抽了抽,推开他,酸酸地道,“我就是吃醋,刚才陆莞和可亲密了。”

“嗯,我承认。”慕煜行没否认。

温静气结,扭头就走。

觉得和这男人没法沟通了!

慕煜行勾了勾薄唇,长臂一捞,温静被他几乎是抱起来的。

司机立刻打开车门,温静被他塞进车里,不由地气鼓鼓地瞪着他。

“陆莞也算是我的半个妹妹,我对她不会不闻不问,但会保持距离。”慕煜行解释。

温静狐疑,妹妹?

陆莞可不是和慕煜行同姓,所以,是领养的?

“可是,她好像很喜欢,没把当哥哥。”

有时候女人看女人就是很准,陆莞和慕煜行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陆莞又总是故意亲近慕煜行……

“慕太太要是介意,我就把她送走。”

温静立刻摇头,她可是不想无故干涉慕煜行。

“既然把她当妹妹,也没什么,而且这是的事,我不管。”温静扭头看着窗外。

虽然告诉自己没有关系,可刚才两人几乎是抱在一起的画面还是让她烦躁的很。

温静,清醒一点!

“确定不管?”慕煜行眯起眼,心底颇有些不是滋味。

“我不管。”温静固执地回应。

“慕太太,记住说的话。”慕煜行眼底的深意浮起。

翌日,天一药业。

艾恬今天请假了,想起昨晚的事情,温静现在还有些后怕。

要是向弘不过去的话,就凭她一个人可能也没法把艾恬带出来。

意外的是,今天就连向弘也没有来上班,温静给艾恬发信息,询问她的情况。

不过艾恬一直没有回消息。

温静担心,中午休息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静静,我刚醒。”艾恬伸了个懒腰,柔和的阳光投洒进来,她着迷地看着身侧的男人。

“所以我是打扰和向总的美梦了?”

“哪有,他……”艾恬娇羞的语气洋溢出来。

温静已经秒懂了,“我还担心出事,既然好好的,就继续睡吧,恐怕昨晚也没有休息。”

艾恬“咯咯”地轻笑出声,“唔,的确是早上才睡的,静静,现在怎么什么都知道了……”

温静:……

“对了,我们明天要去B市出差,把新上市的新药美通的资料准备好,要去和分销商洽谈了。”

“好的,那就不打扰艾总了。”温静笑道。

“讨厌!”

挂了电话,温静却笑不出了,她打开百度,输入“向弘”。

关于向弘,网上的资料倒是挺多的,哈佛大学金融系硕士毕业,几年前他开始在海外为不少药企谋得了巨额利润,是赫赫有名的职业经理人。

还有一些是他的绯闻,不外乎都是名模千金,性感高挑,美艳无比。

温静关了网页,虽然担心,可想到昨晚向弘的行动,倒也应该是对艾恬上心的。

没再多想,温静投入工作,下午却接到慕煜行的电话,让她晚上出席慕氏的答谢晚宴。

温静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工作,艾恬不在,明天又要出差,她今晚是要加班的。

而且那些场合她本就不喜,也不想和慕煜行高调出场,便拒绝了。

慕氏。

陆莞敲了敲门,走进总裁办。

“慕总,关于我们即将要研发的神经药物林达,这是我准备的一些资料,您看看。”

慕煜行接过,还没打开,厉南城就走进来了。

“哥们,今晚的晚会通知嫂子了吗?”

旁边的陆莞脸色沉下来,下意识地看向慕煜行。

“她没有空。”慕煜行一贯的淡漠。

“啧啧,我可是替整个慕氏的员工通传,大家都想见见慕太太呢!”厉南城有些失望。

“是慕太太不想露面吗?”陆莞问。

“她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就随她吧。”慕煜行语气里流露出宠溺。

“可是她既然是慕氏的女主人,总不能一直金屋藏娇。”厉南城摸了摸下巴,虽然只和温静接触过一次,不过她骨子里的确是疏冷的。

闻言,慕煜行抬眸,视线落向陆莞,勾了勾薄唇,“陆莞,今晚当我的女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