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宝芭乐视频

白手迷惑不解,左右两边都能摆摊,我这里为什么不能。

张老贵伸手指了指白手身后。

白手回头一看,才发现身后有门,自己这个摊位,正好挡在人家的门前。

可伸着脖子瞧瞧周边,已没有空着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白手心道,今天就在这里摆摊。

张老贵道:“小兄弟,出门在外,和气生财。待会人家不让摆,你多说点好话,人家非要赶你,你搬走就是。”

白手点着头应是。

不料,身后的房主还没有出现,前面却冒出了一个长着八字胡的大汉。

“收钱的。”张老贵小声告诉白手。

“哪单位的”

“没单位。”

没单位,白手明白,那就是混混了。

可爱甜美阳光花房姑娘迷人气质写真

看身材,膀大腰圆,敢明目张胆,不是一般混混,起码是混混他前辈。

一个摊位三角钱,不算多。

但伍只眼却没交,甚至都没瞧八字胡一眼,八字胡也没当伍只眼存在似的。

张六交了三角钱,还点头哈腰的,叫了声“八爷”。

八字胡,叫八爷,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是菜市场的一霸,无业人士,就靠胡作非为过日子。

八字胡站在白手的摊位前,盯着守摊的白当,几秒钟都不开口。

白当胆怯,回头看哥,让哥掏钱。

白手不动声色,伸脚点了点二弟的臀部,示意他沉住气。

不少人围拢过来,估计看出了苗头,想趁机看个热闹。

八字胡目光转移,落在白手身上。

白手笑了笑,没有开口。

“新来的”

白手点了点头。

“知道规矩不”

白手摇了摇头。

“一天三角,新来的,多交三角。”

“我没开张,没钱。”白手终于开口,脸带笑容。

“好办,拿东西抵。”

白手起身,上前两步,拿起一把棕榈扫帚。

“这位大哥,我这扫帚一把一块六,请你找给我一块。”

看热闹的人都笑了。

八字胡愣了一下,恼道:“臭小子,逗我玩是不”

白手是打定了主意,反正这里不适合卖棕榈制品,就今天一回,这六角钱不交了。

“这位大哥,我真没钱,我总不能把一把扫帚都给你吧。要不这样行不行,算我欠你的,我下次来一起补上。”

“臭小子,敢玩你八爷啊。”

八字胡怒吼一声,摆开架势,一脚踹向整捆竖着的棕榈扫帚。

白手眼疾手快,拿起整捆扫帚,连人带物闪到一边。

八字胡踹了个空,用力过猛,支撑脚失去稳定,摔倒在地,四脚朝天。

顿时,哄笑声四起。

八字胡又羞又怒,爬起身来,挥拳扑向白手。

硬挡肯定不行,白手知道自己力气不够。

白手再次躲闪,恰到好处。

八字胡再次扑空,又摔倒在地,只是这次改成了嘴啃泥。

这时,看热闹的人更多,哄笑声也更响了。

白手却放下整捆扫帚,伸手去拉八字胡。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你摔伤了没有”

“狗日的。”八字胡没有起身,却乘机抓住白手的手腕,用力的一扭一拽。

白手借力,顺势而倒,手腕反扭,摆脱了八字胡的手。

再一个前滚翻,白手身体朝上,鲤鱼打挺,潇洒的站了起来。

喝彩声四起,还有掌声,看热闹的人都在帮助白手。

八字胡面红耳赤,骑虎难下,他知道碰上了练家子,人家在让着他呢。

就在这时,那扇门开了,还有人说话。

“大清早的,谁家的狗在打架”

是一个白头发白胡子老头,拄着一根竹拐杖,人也瘦得像竹杆似的。

张老贵凑到白手身边,小声道:“他叫余老怪,真名叫啥,我也不知道。但谱儿大,干部见了他,都敬他七八分。”

“老革命”白手问道。

“不是,就一孤寡老头。听说解放前是那个党的,还是啥副旅长,啥上校的。现在政策宽了,政府供着他,听说一个月的工资,有一百多块呢。”

白手点着头噢了一声。

还别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余老怪拿着拐杖,一边骂,一边冲着八字胡就打。

八字胡不敢回嘴,灰溜溜的跑了。

看热闹的人正要散去,却见余老怪冲着白手而去,便又驻足观望。

“好狗不挡道。”

余老怪一边说,一边拿拐杖挡开白手。

“老狗不自重。”

白手可不是善茬,被人骂成狗,就得不客气的骂回去。

余老怪怔了怔。

“黄口小儿太猖狂。”

“老混蛋不是东西。”

“乡下人没教养。”

“老东西找人骂。”

“不尊老者五雷轰。”

“为老不尊就是贼。”

余老怪瞪着老眼再来一句,“小子不上道。”

白手更加嘴硬,“欺老不欺小。”

这不是对对子,这是骂人,当地人最喜欢的骂人方式。

白手与余老怪,堪称棋逢对手,不分输赢。

余老怪面不改色,居然不生气。

白手有点奇怪,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是老人,忍不住瞥了余老怪一眼。

白手这才发现,老家伙的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布袋,布袋里装着什么东西。

象棋棋子,白手看出来了。

白手心里一动,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余老怪不理白手,转身就走。

白手突然念道:“同室不须分楚越,萧墙何事动干戈。”

余老怪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着白手。

“对河车马夜枰棋,活路经营尽入思。”余老怪念道。

“虑患谋身每如许,不应容易落便宜。”白手接道。

“覆雨翻云着一争,分明死地要求生。”

“如何自有转身路,苦向人间险处行。”

余老怪走回到白手面前,竟然席地而坐,打开了布袋。先拿出一张纸画的棋盘,再把一袋的象棋子倒在棋盘上。

“小子,杀一盘。”

白手摇头道:“对不起,我不大会下棋。”

“哼,看不起还是对不起。”

“对不起,我真的不大会下。”

余老怪道:“不下,以后不许在这里摆摊,下了,以后可以在这里摆摊。”

白手想了想,拿起棋子,嚓嚓的摆了起来。

不是摆子对弈,而是一盘残局。

“红先赢。老爷子,您老破了这个残局,再来找我对弈。”

Tags: